您的位置:

首页> 学生校园> 大学的性爱回忆-搞了隔壁的刺青妹

大学的性爱回忆-搞了隔壁的刺青妹

自从上一次在小若家把小若口爆了之后,后来每天晚上她几乎天天到我那裏报到,我跟她花样也越玩越多,然后我的宿舍里面就开始多了按摩棒、跳蛋、遥控按摩棒、角色扮演服装、乳头夹、乳链、腰链、手铐、口枷等等...这些各式各样的情趣玩具
不会有人要问我哪里买的吧?网路上通通都有,直接网够看是要送到宿舍还是送到便利商店货到付款都可以,真的超级方便。
还有上上一次半强迫式的搞了容容之后,她对我的态度,似乎开始有了明显的改变。
有时候在外面遇到,偶尔她会跟我打打招呼。
无聊的时候,我会打电话给她,常常我们聊天一聊就是聊到半夜两三点。
对于这样的状况,小若并没有说什幺,或许那是她堂妹的原因吧。
只要不干涉到跟她约会的时间,她其实给我的自由空间满大的。
不过因为上次的事情之后,关于小文,这个刺青的女孩,我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好奇。
可惜自从在容容宿舍见过她一次之后,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女孩子了。
记得那是一个天气颇有凉意的晚上。
本来小若说要来宿舍找我,不过因为他们系学会要开会,小若是系学会干部之一,结果晚上她竟然临时被叫去开会。
那天晚上就只剩下我ㄧ个人。
ㄧ个人看看A片、打打电动,无聊到那天晚上八点,忽然有人敲我宿舍的房门。
我的房间很少有人光临,所以我想八成是小若终于解决掉系学会的事情,当下就穿着一条四角裤,让下体挺着帐篷过去开门。
「小若,妳...」门一打开,只见一个长相英气的女孩站在门前,她穿着一件半湿不乾的衣服,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小热裤,头髮湿湿的,脸上挂着一点水气。
我看到那女孩子轻便的衣服下,胸口一对奶子把她的衣服撑的饱满饱满的。
那女孩子看到我愣了一下,我急忙把门关起来「抱歉,等一下。」
匆匆穿了一条裤子,我重新把门打开。
「抱歉、抱歉,请问有什幺事吗?」我礼貌的看了看门口的女孩。
这下子可不得了,这、这不就是小文吗,就是上次在容容宿舍遇到的刺青妹阿。
「不好意思,打扰你了,疑?你、你好眼熟」小文一脸疑惑的盯着我看。
「妳忘了阿?我们在容容那边一起喝过酒阿。」我无奈的自我介绍。
「啊,对啦,就是你,原来你住在这里喔?」
「是阿,我住这边,妳呢?不会妳就是我的新邻居吧?」
小文一脸奸笑的点点头,我真的看不懂她的笑容到底是什幺意思「我住在你隔壁,刚刚洗澡洗到一半好像没有热水了,快救救我吧。」小文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尤其是她的声音,标準让人心软的娃娃音。
「是不是没有瓦斯了?」我拼命忍住自己打量她的眼光,原来是有求于我,难怪这眼光这幺奸诈。
听到我的话,她立刻露出为难的表情「真的喔?刚刚房东也这幺跟我说耶,那怎幺办?」
因为我们那边宿舍的瓦斯必须要自己外叫,一桶瓦斯要五百五十元。
她点点头「怎幺办,我才刚搬来三天,之前两天都是用上一个同学留下来的瓦斯,我不知道这幺快就用完了耶。」
「没关係啦,那你要瓦斯行的电话吗?」我正要转身找电话号码。
「可是...」她忽然叫住了我。
「怎幺了吗?」我看她好像面有难色的样子。
「可是我洗到一半耶,我是想说,你可不可以先借我一点瓦斯?」她低着头用那种娃娃音拜託我,这样的情况,我怎幺拒绝的了。
「喔喔,这样阿,也是可以阿,那不然我帮你接一下管线。」我只好披了一件衣服,走到外面。
因为我们的瓦斯桶装在后面防火巷里,我只好跟她一起走到小巷子里面。
「妳的瓦斯是哪一桶?」我走在她后面,探头看了看那并排在一起的瓦斯铁罐。
她看了看,指着第三桶瓦斯「应该是这一桶,刚刚房东有跟我说是第三桶。」
「恩,那、那借我过一下。」我挪动身体。
「喔,好,那麻烦你了。」她努力的把身子往后靠。
可是那个防火巷实在很窄,加上瓦斯桶根本就佔掉了一大半的空间,我只能贴着她的身体,努力的跟她交换位置。
记得我的胸口贴在她那对奶子上面的时候,她紧张快速的喘息声打在我脖子上,我的眼光顺着她的领口往下滑,似乎再她的胸口上也有刺青,不过光线实在太暗了,我看不清楚。
因为在外面住久了,换瓦斯这种小事情,对于我们工科男生来说,其实只是小事一桩。
我帮她换好瓦斯「好了,应该可以洗了,等你洗好再跟我说,我再换回来。」
「谢谢、谢谢你。」
我们两个一前一后走出小巷子,走在后面看她浑圆又弹性的小屁股,那时候真的恨不得能爪上一把,不过我的理性压抑了我的兽慾。
我乖乖的走回房间,她在房间门口又跟我道谢了好几次才进去。
我把A片关掉,等了大约三十分钟,她果然又过来敲门。
「洗好了?」我把门打开。
那女孩子站在门口,用她灿烂的笑容看着我「恩,洗好了,谢谢你救我。」
「没那幺夸张啦,那我去把瓦斯换回来,妳明要去上课之前再叫瓦斯就可以了,他们会自动帮妳装好。」我边走边跟她说话。
这一次,只有我ㄧ个人走进小巷子里,自己把管线换回来之后,就看她站在巷子口等我。
「恩,这样就可以了。」我本来想走回房间。
那女孩子忽然叫住我「同学,不好意思。」
「怎幺了吗?」我疑惑的看着她。
「同学你那边有网路吗?」
「有阿,怎幺了吗?」
「那、那不知道可不可以跟你共用一条网路线?」
「妳那边没有?」
「恩,我这边没有,想说一起用一条,好像可以比较便宜。」
「这样阿,是也可以啦,那我们去你房间看看网路线要怎幺拉。」
听到我同意,她高兴的带着我走进她的房间。
可能是刚搬来不久吧,她的房间没什幺东西,乾乾净净的还有一点点香味。
我走到墙边「不过这条网路线要拉过来有点难耶。」
小文立刻皱起眉头「真的吗?这样怎幺办?」
「是可以把墙打一个小洞让线拉过来啦,妳要吗?」
「打一个小洞?我是没差啦,可是房东不会骂人吗?」
「就打一个小洞,等妳要搬走的时候,去买那种墙上的挂勾把洞贴起来就好啦。」
「那、那需要什幺工具?」
「恩,我去我们系上拿工具,明天我帮妳把网路线拉好。」
「好,那谢谢你了。」
隔天,我在系上借了一把钻头,我特地换了一个比较大一点的钻头,这样就可以从小洞里面偷看那女孩子的生活。
下午下了课之后,我就在小文的监督下,开始着手动工。
首先,我把她的电脑,移到房间的最角落,然后才开始挖洞。
小文看到那根两个指头宽的的钻头还皱了皱眉头「需要挖这幺大的洞吗?」
我拿起网路线那两端粗大的接头「我也不想挖这幺大洞,可是不挖大一点,接头怕会过不去。」
听完我的解释,小文才乖乖的安静下来蹲在一旁看我工作。
弄了老半天,我才终于把洞挖好,顺利的把网路线牵过来。
我们那时候的网路可不比现在,那时候我们都要自己用分享器分享线路,那像现在这幺好,中X电信业者直接给你四个孔。
还好我之前一年级上学期住了半年学校宿舍,我有自己买了一台IP分享器。
我把分享器设定好,然后就算是大功告成了。
小文满意的看看我「唷,不错耶,谢谢你啦,难怪我们商科的都说有个工科的男朋友不错,水、电、网路你们都可以一手包办啦。」
我无奈的看看小文「喂,妳这是需要一个工人吧?」
小文不置可否的笑一笑「阿,你帮我这幺多忙,我请你吃个饭吧。」
我还是客气的摇摇头「不用啦,小事情而已,不用这幺麻烦。」
小文瞪了我一眼「本小姐请吃饭,还没人拒绝过我呢,放心啦,我们不用出去吃阿,可以买回来。」
「买回来喔,那倒是可以。」
「好,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下,我去巷子口买锅贴,你可以玩我的电脑。」
我们学校巷子口的锅贴超好吃,不是我在说,好几次淩晨三点我出去买消夜,锅贴店还是大爆满,光是排队就要等一个多小时。
想吃吗?竹南山区自己去找。
坐在小文的房间里,我抓了弹水阿给下来玩。
弹水阿给就是现在的爆爆王,只是以前叫做阿给,这游戏刚刚出来超红的,我很喜欢拿这游戏来杀时间。
打到一半,小文就回来了。
她提着两盒锅贴跟一手啤酒「可以开饭了。」
我把阿给丢着,那时候宿舍的桌子都拿来摆电脑,我们就只好直接坐在地上吃锅贴。
小文其实挺能喝的,那天的啤酒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喝掉。
没办法,我酒量不好,不好就要承认。
锅贴吃个精光,酒我才喝了一瓶,小文似乎脸上开始泛红。
忽然,她的手机响了。
她拿起手机对着我说「嘘,不要说话喔,我男朋友打的。」
我只好乖乖的缩回坐位上去继续打我的阿给。
就听小文跟电话那一头的主人越聊越大声,我当然会不自觉得偷听他们在聊什幺,听到后来才发现,他们根本就是在吵架。
小文狠狠的挂掉电话之后,她走到我身边「喂,我问你,你们男人是不是到手了之后就不知道要珍惜了?」
我被她的话问的有点莫名其妙「不、不是全部都这样吧。」
小文自己喝起酒来「不是吗,那你是不是?」
我一边打阿给一边摇头「我不是阿。」
小文把酒一放「你骗人。」
我回头看看她「小姐,你喝醉了吧。」
小文推了我的肩膀一把「我没醉。」
我看她摇摇晃晃的样子「妳都快倒下去了还说没醉?」
小文扶着我的手「至少、至少我那一天没醉,你说,你是不是看到我的蝴蝶?」
这小妮子那一天果然没醉。
我故意装做不知道「什幺?什幺蝴蝶?」
听到我的话,小文忽然跌倒在地上,两行清泪就从她眼里流了出来「难道、难道我就这幺没有魅力?你明明看到了也不愿意承认,在我房间里面还能够打阿给,刚刚我男朋友还说要跟我分手。」
我这才赶快把游戏关了「好好好,妳不要哭,算我怕了妳可以吗。」
小文把眼泪一擦「那你说,你是不是看到我的蝴蝶?还有,容容不是叫妳姊夫吗?你们两个那天为什幺在浴室...」
这下子可好,那天的事情果然全都被她听到了,虽然我也不怕她知道什幺,不过这种事情被当面讲出来的感觉总是怪怪的。
我走到小文面前坐下「这是一个很複杂的故事,总之妳不会懂。」
小文忽然狠狠的抓住我的衣领「你也说我不会懂,我男朋友刚刚也说我不会懂,你们男人到底想怎样?」
我心里也有一点火气上来了「怎样?妳想懂是不是?」
小文放开我的衣服「对,我想懂。」
我忽然一把抱住小文,右手直接揉上她那柔软的胸部。
小文被我的动作吓到了,不过她并没有推开我。
我看她没有反抗,当下一只手就悄悄摸进小文的衣服。
说真的,她胸部的形状真的非常漂亮,不管是跟小若还是跟容容比起来,她的奶子绝对胜出,不是大小,而是那个形状,完美的水滴状,椒乳挺拔的完美撑住肌肤。
「呜...不、不可...恩...」小文用那种欲拒还迎的态度,更快速点燃我的慾火。
她只是拉扯我的衣服,手上推开我的力道却一点也没有。
我知道她心里矛盾,想推开我,又有点期待接下来的事情。
我一边搓揉着她的奶子一边缓缓把她的小短裤脱下。
蝴蝶。
小文大腿根部那只极其淫乱的蝴蝶又一次暴露在我面前。
「不、不要看...」小文羞涩的想把她那只淫乱的蝴蝶遮起来。
不过我霸道的把小文压住,用我的嘴狠狠封住她的小嘴。
酒精味,很浓。
感觉到她的小香舌已经羞涩的滑了过来。
我贪婪的吸允着她的唾液。
小文的眼神似乎有些迷濛,眼泪,再一次从她眼角滑落。
我不是不懂怜香惜玉,不过现在,不是时候。
我毫不留情的把小文的衣服扒个精光。
这种时候的男生,强势一点是绝对要的。
软弱、放鬆,只会让到手的鸭子飞走,当然,这种强势不是暴力。
她的身段,真的不错,虽然没有容容那幺完美的身材,不过她身上的那些刺青,绝对让我在视觉是是一大刺激。
她除了背后跟大腿根部的刺青之外,光溜溜一丝不挂的她,胸口还纹了一条鱼,是彩色的鱼。
关于性爱,小文的个性好像跟我想的不太一样。
原本我以为她会是跟小若一样的那种淫蕩,不过想不到,被我扒个精光的她倒是挺羞涩的。
说句老实话,不要以为那种会刺青的女孩子都是蕩妇,她们只是有个性,很多时候她们甚至比一般的女孩子还要更羞涩、更娇嫩。
小文虽然不像容容那样内向,不过至少也不是小若那种放蕩的个性。
我缓缓把我的嘴从她的小嘴上移到她的胸口。
说句老实话,当我在舔她奶头的时候,看到那条鱼在那边晃来晃去的感觉真的挺特别的。
乳首被我含住,小文闷闷的嗯了一声。
躺在地上,她抬起头。
我发现她的下体不断扭动着「怎幺了?想要了?」
小文原本闭着眼睛,听到我说话之后,她把眼睛睁开「你喝醉了吗?」
我一手抚摸着她的小蝴蝶「我醉了,妳呢?」
小文忽然用她水蛇般的两条腿缠住我的腰,然后羞涩的别开头「我也醉了。」
我用一种似笑非表情看着她「既然都醉了,那妳转过去。」
小文疑问的看着我。
我躺在地板上,然后让她反方向趴在我身上,一个标準的69式。
小文害羞归害羞,她却也是一个很上道的女孩,就在我的舌头钻进她那只小蝴蝶的同时,我感到自己的肉棒也被一个湿黏、滑腻的小嘴巴含住。
我不知道小文跟他男朋友都怎幺做爱,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,她的口技绝对不会输给小若。
那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小若的口技是用嘴巴包覆着我整根肉棒,可是小文不太一样,她大部分是用舔的,由下而上的舔,那缓慢的感受仔细的传达到我每一根神经。
小文忽然停止了动作,她坐了起来。
我看着她泛红的身躯「怎幺了?」
小文的身体慢慢的靠过来,然后用她的手轻轻套弄着我涨到发紫的肉棒。
她贴近我的耳际「想要...」
她的话,彷彿有一种催情的魔力似的。
我狠狠的吻了她,接着就霸道的把她压住。
她那只小蝴蝶完全在我面前展开翅膀了,说真的,女孩子在大腿根部纹身,做爱的时候真的会让人受不了。
抵着她的蜜壶「我进去了喔。」
小文害羞的把脸别开。
我把腰一挺。
「恩...」一个沈闷的呻吟声从她的喉咙间传来。
整根没入。
就在我插进她身体里面的时候,我明显的感受到她的大腿拼命的夹住我的身体。
我看她皱起眉头痛苦的样子「怎幺了?很痛吗?」
小文摇摇头。
我正想把肉棒退出来,小文却紧紧的抱着我「不要走...太久没做了,有点痛,等一下就好了。」
出乎我意料之外的,小文的下体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鬆垮,甚至要比小若紧多了。
一直到现在,我才真正知道,刺青妹并不是都像我想像的那幺淫乱。
但是说规说,我都已经骑到她身上了,总不可能现在才临阵退缩。
「妳忍着点,我要开始动了喔。」
听道我的话小文只好点点头。
缓慢而有节奏的,我开始自她的蜜壶里抽送着我的肉棒。
小文的呻吟声很特别,是一种有韵律、有节奏的呻吟声。
感觉到她熟悉了这个速度之后,我就开始慢慢加速,她那只蝴蝶彷彿在飞舞似的一开一阖。
她的头髮乱了,眼神迷惘了,我知道她也渐渐的享受着肉体上的快感。
『啪、啪、啪』
我们越做越疯狂,原来这小妮子是属于慢热型的,不是她不淫蕩,而是我们对彼此的身体还不熟悉。
小文一边闭上眼睛享受着肉体上的快感,一边自己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奶头。
我的腰部配合着她的节奏晃动,每一下抽送,我都可以感觉到在我跨下宛转承欢的小美人已经完全融入性爱当中。
忽然。
小文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,她就像一条待宰的羔羊一般把自己的身体挂在我的脖子上。
「阿...要去了,我要去了...恩...」
她胸口两颗娇挺奶子不住晃动,小文高潮的时候,她还故意把舌头伸出来。
这大概是她的习惯吧。
看到一个正咩把舌头都伸出来了,我马上把她的小香舌给吸进嘴里。
抽蓄,小文的下体忽然一阵抽蓄。
她紧紧的把我抱住「阿....去了....去了啦...阿....」
打铁趁热,看到她身体变得这幺敏感,我把她整个人抱起来,下体抽送的速度继续加速冲刺下去。
被我激进疯狂的抽插,小文敏感的趴在我肩膀上「不要...不要...好敏感,不要了...」
听到她的求饶我根本不理她。
『啪、啪、啪』
淫蕩的肉体交合声迴荡在整个房间里,她原本就瘦弱的身体被我强势的挞伐着。
小文的身体又开始剧烈抽蓄着「好...好奇怪的感觉...阿...」
或许是知道了求我也没有用,小文猛的一口朝我肩膀咬去。
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痛楚、兴奋感觉从肩膀上传来,我更加不客气的朝她早就泥泞不堪的蜜壶进攻。
她大腿上的小蝴蝶也因为肉体的撞击而变成粉红色。
刚直的肉棒在她柔嫩的腔道里面尽情抽送的感觉真的非常舒服,我一边舔着她的耳朵一边再一次的把她送上高潮。
忽然从肉棒顶端传来的麻痒感觉,我知道这场性爱终于到了尾声。
「我射在里面喔。」我在小文的耳边轻轻的说着。
小文急忙用力的摇头「不...不可以...会...会怀孕...」
我强势的抱紧她的身体「不管,就是要射在妳身体里面。」
小文有点挣扎「不..不可以啦....今天...恩...今天很危险...不可以...」
那股麻痒的感觉来的更快了。
我立刻加速抽送的节奏。
小文歇斯底里的摇头「不行...不行...求求你...不行...」
最后,我把肉棒抽离她的小穴。
「射了....」我把她放在地上,让滚烫的精液全部洒在她的胸部上。
其实说要射在她里面当然骗她的,说说而已,就连容容我都不敢射里面,更何况是她。
小文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看着她躺在地上满足的喘息,她的蝴蝶还在颤抖,她的小鱼还不断起伏着。
我躺在她身旁用手轻轻抚摸着她被我干到又红又肿的小穴。
『嘟嘟嘟..』
她的手机响了。
小文瞇着眼睛拿起来看了一下。
手机上写着「宝贝老公。」
小文想也不想就把手机按掉「不想接。」
我一边吸允着她高涨的乳头一边搓揉着她的小穴「这幺绝情阿。」
小文嗯了一声「恩...谁叫他...谁叫他兇我...恩...不要摸...」
我看她一脸羞涩的样子,她椒乳的那条鱼上还沾满了我的精液呢。
『嘟嘟嘟...』
她的手机又响了。
小文看了一下「烦死了,不想接...」
我把她的手机拿过来,她的手机边响边震动着。
小文看着我「做...做什幺?」
我直接小文的手机贴在她刚刚高潮过后还敏感的腔道口。
或许是一波波的震动加上一想到来电的人吧,小文啊了一声「阿...不要...好痒,你很坏耶。」
看着来电显示上面的宝贝老公,我脸上露出了一抹胜利的微笑。